把握做夢的能力

tags:    時間:2013-12-09
把握做夢的能力 簡介

  把握做夢的能力  雖然我們不能人為地製造夢,但是我們可以通過實踐學會把握自己的夢境,利用夢境來為自己解決實際問題,通過不斷的訓練提高把握夢的能力。著名的心理學家帕特里夏•加菲爾德博士經過……

把握做夢的能力 正文

      把握做夢的能力

      雖然我們不能人為地製造夢,但是我們可以通過實踐學會把握自己的夢境,利用夢境來為自己解決實際問題,通過不斷的訓練提高把握夢的能力。著名的心理學家帕特里夏•加菲爾德博士經過長年的研究,尋找到了對夢進行把握的技巧,並且在《創造性的夢》一書中進行了系統的論述,具體方法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集中注意你所希望夢見的主題,在將就寢時全神貫注於這個主題。

      如果你要學會控制自己的夢,首先要樹立自信心,在開始入睡前,把自己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希望夢見的主題上,在精神方面沉浸在某個主題中,一直到入睡時心中都要想著這個題目。該技術的關鍵是睡眠前的注意力要真正集中到問題的主題上,在腦子裡想,在

      心中鑽研,讓它時刻縈繞在自己心中。如你面臨著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實際問題,你非常想通過自己的夢來解決它,你可以在床上先對自己默默地念幾遍,“今天的夢一定要解決我的某某問題!”然後想一想你對解決這個問題能夠採取的各種行為步驟,設想一下自己應該幹什麼,然後要求自己的潛意識給提供一個夢使這件事情楚明白地顯示出來,相信夢一定會給你提供一個意想不到的方法。

      例如:有個技術員,在有關科研成果的問題與領導發生矛盾,他與領導的關係十分緊張,後來發展到一見到那位領導就焦慮、緊張,感覺到自己的臉發燒,渾身哆嗦,甚至達到不能去上班的地步。醫生診斷為社交恐怖症,吃了許多葯也沒有解決問題,後來在分析師的指導下,通過夢境來“治療自己的疾病”。在晚上入睡的時候,他先躺在床上,默默地念好幾遍:“我只想解決和領導的關係問題,我只想解決害怕領導的問題!晚上的夢告訴我怎樣辦!”然後圍繞這個主題他想象得很多很多,“我再去和領導吵一架”,“我找幾個人去楱他”,“最好他被車撞死”,慢慢地他就入睡了。他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境

      是這樣的:“他低著頭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在抬頭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莫名其妙地到了醫生的辦公室裡面有一個年老的醫生,好像知道他的心裡有事,所以非常直接地問他:“你非常害怕你的領導要給你‘小鞋’穿對嗎?”他當時感到非常奇怪,怎麼自己的想法別人會知道,正在奇怪的時候,那個醫生就直截了當地說,“實際上你不用害怕,你注意到了你的領導的鼻子了嗎?他的鼻子就是你的武器,記住!鼻子……武器……鼻子……武器……”就這樣他清醒過來,醒來后,他一直琢磨也搞不清楚。嘿!有了,我就用白紙把領導畫下來吧。於是他拿了一張紙開始描繪領導的頭部,在畫眼睛、鼻子、嘴巴的時候,突然發現領導是個大鼻子,而且鼻子的顏色是通紅通紅的,是個酒糟鼻,並且鼻子上似乎還長了毛,在描繪的過程中他的心情就明顯地好轉。第二天上班,在單位門口恰巧碰見領導,直是“不是冤家不碰頭”,正當他要迴避之時,抬頭一眼就看見了領導那個又大又通紅的酒糟鼻,當時就感到好笑,嘴裡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鼻子……鼻子……”這句話又引起周圍其他上班的人的注意,眼神都集中在領導的鼻子上,

      許多人發現了領導那個紅通通的帶著毛的酒糟鼻子,嘩然大笑,使得那位領導莫名其妙。

      他的焦慮、緊張由於夢的啟發而得到治療。

      二、想要夢見什麼,你就在白天從事與它有關的活動。

      在夢境中你可能會達到自己的要求,但是有時情況卻相反,想夢見自己所希望的情景,卻並沒有出現。這也不用著急,對夢的控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當自己的夢中沒有達到控制的目的,你可以進一步把希望夢見的主題帶到日常生活中,把自己的意圖帶到睡眠之外,成為自己白天活動的一個部分,所謂“朝思幕想”,結果就會強化夢境的有效性,因為夢境的出現常常與現實生活是緊密相連的,正所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例如:一個有過考場焦慮的學生,在平時的考試中不會出現焦慮,而考場焦慮的出現也是時有時無,他非常想通過夢來解決自己所面臨的問題,在夢分析師的指導下,讓他晚上在臨睡前默念:“讓我在夢中解決考試焦慮的問題,非常希望解決我的焦慮問題!讓我夢見考試!”然而幾個晚上就是沒有出現考試的夢境。於是分析師讓他回想一下,在過去

      考什麼科目會出現焦慮,他發現在考數學的時候常常會出現焦慮,分析師便要求他在白天的時候,把以前學過的數學書拿來看看,想象一下在數學考試時的情景,甚至要求他與自己關係非常緊張的數學老師交談一下,總之,要求他為了誘導夢而安排自己進行有關的活動。結果在晚上他確實做了夢,在夢境中參加物理考試,當他拿到考試卷時,發現考試的題目非常多,他感覺到時間來不及,不知道如何去做題目,只是看著題目發獃,突然發現監考老師站在他的面前,敲著桌子說:“怎麼還不快做題目,你這個人就是死心眼,你不可以選做容易的題目嗎!前面做不了做後面的,真正做不了,抄一遍題目也可以,你的腦子就是不開竅,太死板……太死板……死板……死板……”“反正豁出去了,今天就來個靈活機動,我就做一題,放棄一道題,這都是你老師逼我的,結果很快就做完了題目,第一個交卷子。奇怪的是物理老師當場批卷子當場髮捲子,當卷子拿到手裡,發現得了一個滿分,在奇怪之際醒了過來。感覺自己在夢中參加了一個奇怪的考試,自己採取了一個奇怪的答題方式,得到了一個奇怪的結果。他在幾天以後的數學考試中,他拿到考試卷,並

      沒有出現大量的題目,而是題目的難易不平衡,開始幾道題目他就感到很難,按照往常的情況,他必然會出現緊張、焦慮,死死地盯住難題,非要把它攻下來不可,而這次確實從夢境中受到啟發,就給它來個速戰速決,先把會做的題目做下來,在做的過程中又發現,前面的所謂難題也並不難。結果如願以償,不但沒有出現考試焦慮,而且還考得不錯。

      我們會有這樣的體驗,就是在夢中會突然警覺到自己是在做夢,象這種在夢境中既扮演主角又扮演觀眾的現象,被稱為“清明之夢”。

      在“清明夢”里很可能你有這種清明狀態並不顯著的經驗。當你夢見被敵人追逐時你可曾在夢中對自己說過:“這只是一場夢!”這種狀態我們稱之為前清明夢。此時的夢者朦朧能體會到某些夢境片斷是自己正在做夢。如果你很肯定辯識出你正在做夢,那這樣的夢才是完完全全的清明夢。在做清明夢的時候,你可以運用自己的察覺力徹底改變你的夢境內容。想向夢請教,夢中的人物代表什麼?或者,你只想觀看整個做夢歷程,而且你知道,即使碰上最恐怖、最兇悍的夢中怪物,你都不會受到傷害。

      清明夢的世界里有諸多樂趣,它的誘惑力令人無法抗拒。夢中的每件東西都栩栩如生,比清醒時的感覺更真實。如果你在清明夢中聽到音樂,敢保證,夢中樂聲更甜密、更美妙、在凡間是找不到的。而味覺、嗅覺也更是敏銳。在清明夢中,你更能引導整個做夢歷程,讓它取悅你。

      英國牛津心理學研究學院的莉亞•葛林在她著的書籍《清明夢》中討論了做夢時的意識現象。派翠西亞•高菲兒在《創造之夢》中做了重大貢獻,她分析自己的清明夢經驗,與葛林的觀點結合,並提出如何做清明夢的技巧。

      你可能意識到在做夢的歷程里,你的意識狀態比平常做夢的時候更明顯。這似乎顯示,當做夢者處於清醒狀態時,意識的注意力集中在做夢的問題上,於是當進入睡眠狀態時,做夢者的察覺力也跟著提高。心理學家史特瓦提出一套指導做夢者的指令,要做夢者“面對與征服”所有無用、有害、浪費、陳舊、幼稚、剛愎、不合作、病態、棘手的夢境影像。當做夢者夢見這些影像時,就要想方設法殺掉、燒掉,或用任何方式消滅及改變這

      些不好的影像。同時,做夢者要幫助或與有用的夢境影像相互合作,向他們請求協助或指教。史特瓦表示,在清醒狀態中研究、探討這些指令,最後就能在做夢狀態時記得這些指令的目的以及在夢中所造成的行動,這樣可以使做夢者在做夢狀態下獲得最大察覺力的能力,讓他有勇氣面對、征服夢中的各種負面象徵物,這些象徵物是做夢者個人的衝突和恐懼引起的。

      史特瓦技巧在許多方面不同於孵夢方,孵夢的時候,我們是有意識地選擇孵夢主題,然後讓你的潛意識做主,用自己的風格自由編寫做夢歷程,而史特瓦的指令是一種支配做夢的方法,在做夢歷程中指導或影響夢中行為。整個指令是在清醒時暗示自己的心靈,目的是要運用於做夢時的心靈,換句話說就是企圖支配、操控自發性之夢的夢中行為。史特瓦技巧的目的並不是要解決特殊的生活困擾,但孵夢卻有這種目的。雖然說孵夢有時候會變成清明夢,但是卻不需要在做夢時進入清明狀態,另外,如果想引導做夢,那麼在做夢時確實必須具備最基本、最少量的察覺力。

      許多心理治療家認為,除非能充滿關愛,善意接納負面的夢境影像(害怕、威脅、挫敗等等),我們才能夠脫離這些負面的心理影響。而史特瓦技巧告訴做夢者,採取強力攻擊行動,對抗負面的夢境影像。做夢者自行創造武器,合力制服侵犯者,如果無法奏效,做夢者要與對手決一死戰,直到意識出敵人只是夢中假像,無法真正傷害做夢者的身體。不過不是很清楚。根據研究近萬個夢的經驗,迄今尚未發現,在殺掉可怕影像的夢境當中,有盟友出現。其實,夢中被殺的敵人會在未來的夢境中以異樣的裝扮出現,一直到做夢者終於了解到這是他自我的一個部分,並接納他們,他們才不會繼續擾亂。

      史特瓦的指令是要把不愉快的夢變成愉快的,他認為,做噩夢表示心理不成熟。他的這些看法,基本上等於壓抑、阻隔我們在夢中表達不快、衝突的通路。檢視一些有關夢的文學作品,以及收集到的研究檔案,我們發現,在面對夢中的威脅影像時,企圖了解這些影像比消滅它們更能獲得許多益處。向負面的夢境影像問一些問題,如:“你想幹什麼?”“你代表什麼?”反而能化敵為友,並了解其所代表的性格,讓我們產生有見地的

      領悟。舉個例子來說,下面是某女士的夢:

      我在家中閑坐時,突然一幫殺氣騰騰的年輕刺客闖了進來,他們惡狠狠地要做掉我。我略施小技,把他們騙出公寓。我緊閉門窗,一一上鎖,希望平安渡過難關。可是我還是很害怕。他們再度闖入,這一次他們的樣子不同了,猙獰恐怖。每個人都像只巨大妖獸怪物,有長長的觸鬚,雙眼凸出,皮膚像只海怪。我想起了我曾決定,凡事我不會在夢中覺得恐懼。於是,我把恐懼咽進肚裡,集中精神假裝帶笑地說:“你們又回來了,到底想幹什麼?”霎時,怪物變得很友善,他們解釋說,他們想成為我的盟友,並幫助我了解自己。他們開始著手證明(方式我忘了)為什麼我一直妒忌我的好友。他們的說法是“有過則改”。然後我醒過來,覺得更有自信,不再那麼妒忌她。

      可見,如果你在清醒的時候不斷暗示自己說,你將會轉身面對負面的夢境影像,那麼你就可能成功地在夢中做出這種舉動。你一定可以達成目的,而且,當你這樣做的時候,會獲得最大的成就感。這樣的感覺會進入你的日常生活,讓你獲得勇氣與膽識。如果你成

      功地反問負面的夢境影像想幹什麼,那麼,你的清醒意識將領略到出乎預料的有益啟發。

      對於威脅性的夢境影像,我們採取“直面與了解”的方式,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因為愛你的敵人、了解你的敵人,所獲得的好處,遠遠比消滅他們得到的多。經常,我們征服負面的夢境影像之後,夢也隨之落幕。做夢者因此而覺得有成就感。然而,不試圖了解攻擊者,做夢者可能失去機會,不能了解負面影像所代表那部分自我。

      假如你害怕某些夢中影像,可以先提醒自己,這只是在做夢,不會受到傷害,絕對安全。試圖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問問夢中影像他們代表什麼?

      想幹什麼?若能做到這種程度,就能從中受到很多有益的啟發。同時,你也將清醒體會到自己正在做夢,進入完全的清明狀態里。如果能自己你的清明狀態“探索”夢境,而不是利用它“支配”、“壓抑”夢境,那麼收穫將會很多。

      在清醒夢中,還可以邊做夢,他邊改造夢。比如說,有一個男士,他曾夢見自己爬一個公園兒童遊樂場的鐵梯子,可是越住上爬,梯子越不穩。他很擔心會摔下來,在考慮要

      不要下來。在做這個夢的同時,他感到爬梯子表示自己在努力爭取較高的生活水平和社會地位,梯子不穩表示對命運的不放心。於是想他需要的是增強自己的信心,因此他就對夢裡的自己說:“你力量很大,把握得很穩,往上攀吧,不用怕。”於是在夢中他就繼續上攀,直到頂端。

      也有的夢可以直接改造,不需要對它做出分析,比如有一個好的夢:

      我夢見幾個男孩子在拆除一枚炸彈,他們想用鎚子砸。當時知道自己在做夢,於是我讓夢中的人不要砸,在耐心拆。拆開之後有個男孩子把火藥放到一個盒子里,說必須有一個人去引爆它,而引爆者必須犧牲。大家都不願意去。最後讓一個衣服破爛的可憐的男孩子去。這時我忽然想,為什麼一定要引爆呢,可以把火藥用水浸濕后吹散就可以了,於是我讓夢中人這樣做了。

      分析此夢,發現炸彈指生活中的另一個人的敵意,拆炸彈指消除這種敵意。砸碎炸彈指用強力打破其敵意,幸好夢中沒有那樣做。引爆炸藥並犧牲一個人指委曲求全,這也並

      不是好的辦法。好的方法是用水(代表愛)使火藥不易爆炸,再一點點吹散。

      不過修改夢境不可能一切都如意。有時,你想讓夢這麼改,可是夢境卻偏不這麼做。例如,一個女孩夢見一隻孔雀在船上,臉朝後面看。在這個夢裡,向後看錶示回顧過去。而當時她需要的是不再想過去的事,關注現在。於是她讓自己修改夢,把夢境的形象重新記起,然後發出指令,讓孔雀回過頭來向前看。但是,孔雀就是不回頭。

      這種情況,表明她的潛意識認為:“現在我不願或不能照希望的那樣做。”“我做不到。”在這種情況下,就需要請心理學家幫助分析原因及癥結所在,解決內在衝突。

      總之,夢既然有這麼神奇的力量,與成功關係又這麼密切,我們一定要把夢好好利用起來,不但重視你日常做的夢還要積極主動做夢讓夢為我們服務,我想這才是人們研究夢的意義所在吧。

    已經有1783 位網友查閱了把握做夢的能力

    把握做夢的能力相關的內容僅供參考,用於娛樂。

    眼皮跳吉凶分析 手機/電話吉凶分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來源:
    One thought on “把握做夢的能力